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老k棋牌 > 渡江战役 >

求短话剧剧本抗日爱国题材的!

发布时间:2019-08-08 19:5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两顾茅庐(小品音乐剧剧本)人物:先 —— 评书先生 刘 —— 刘备 关 —— 关羽张 —— 张飞 诸葛 —— 诸葛亮第一幕(一张桌子,上有惊堂木等物件)先(身穿长袍,手执折扇):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抱拳)今天大家欢聚一堂,我想给大家说段评书(甩开折扇)——刘、关、张三顾茅庐!(拍惊堂木,合上折扇)话说这东汉末年,天下纷争……

  刘(拖一堆鞋盒子):诶,瞧一瞧看一看了啊!一双皮鞋两块半了啊!跳楼放血大甩卖了啊!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啊!

  关(推一辆老式28号自行车,车后驮一大袋子。边走边唱,取调《红高粱》):换大米,换大米,换大米呀,换大米,换大——呀——米!

  张(拎两把屠宰刀):诶,今早上刚杀哩猪啊,新鲜的!(对先)爷们儿,打两斤猪肉吧!

  先 :不买!去去去!你们这都什么啊!当这儿农贸市场呢!没看见演出呢吗?去去去!一边儿凉快去!(将三人赶下)诸位,不好意思,咱们接着说。话说这刘备啊,乃是中山靖王之后,生得一副帝王之相,是虎步龙形!

  先 :(吃惊)诸位,我这都说了半辈子评书了,还是第一次知道刘、关、张这模样呢!(转对三人)呦,是三位好汉呐!久仰久仰!

  刘 :先生有所不知啊。单位政策搞活,我这老科长,居然被新来的小伙子阿斗给挤掉了!

  张 :俺更别提了,俺原来是那肉联厂看仓库哩。有一次发现仓库里有一口病猪,俺就把病猪扔出去了。谁知让厂长看见了,他给病猪拖回来,把俺给扔出去了!

  刘 :(取调《最近比较烦》,唱)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日子过得有一些极端。皮鞋的质量实在太烂,别人买走刚一穿就要退款!唉!

  关 :(取调《最近比较烦》,唱)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一车大米还没有换走一半。城里人个个,精明能干,就不见他们来买米做饭。唉!

  张 :(取调《最近比较烦》,唱)我最近比较烦,比你烦,也比你烦!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同行们都像这样感叹

  先 :现在个体生意是难做,三位何不合伙做家企业?俗话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嘛。

  刘 :怎么没做过啊!我们兄弟以前合伙开了一家“桃园实业有限公司”,开始的时候生意挺红火。但后来从北方来了个恶人,叫,叫什么曹操,嗬——(聚了口唾沫)呸!仗着他表姑妈的小舅子的大侄女的干爹的外甥的邻居大哥,是个什么什么局长,贷款500万,开了家孟德集团,把我们的生意全给抢跑了,现在,我们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了,只好从仓库里找些积压品出来单干了。

  刘 :先生,(取调《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唱)曹操那厮真是坏,作生意,耍无赖,我们的客户都被他拉开,见了我们都不理不睬!破产老板的悲哀,说出来,谁明白,求求你抛个硬币过来,给点钱,让我吃点菜——哎——哎——哎——(语调急转直下,突然哭起来)哎——呜呜呜——咿——呜呜呜呜

  关 :先生有所不知,我大哥他,他,他他他,他心太软呐!(取调《心太软》,唱)他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他无怨无悔地爱着这个厂,我知道他根本没那么坚强。(对刘)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债务都自己扛。作生意看似简单,赚钱太难。你我大家,都需要锻炼。

  张 :诶我说这位先生,我看你能在这演出,肯定不简单,你看俺们仨人都沦落到这德行了,你给俺想个法中不中?要是你哩办法管用,看见没有,这猪下水,随便你挑!

  先 :(冲观众)嘿!这位,一看就知道是好汉!得,就冲他这几副猪下水,我也得给他们出个好主意。(转对三人)诶,我说三位好汉呐。在下有一愚见,不知三位愿听否?

  先 :我看呐,你们其实就是缺一个销售经理,现在这年头,老板就应该抓全面,那些琐碎的事情就都交给他。你们坐享其成,岂不痛快?

  张(慌忙跑回来):嘿嘿!先生,你这法儿要是中,我送你两副上等哩猪下水!走了啊!(追刘、关二人而去)

  张 :这招聘启示都贴出去一个多月了,来的人是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中用的。他们两个都累得扛不住了,今儿个,我盯班!(走到桌边,边吆喝边坐下)诶——开始招聘了啊!还有口气儿哩都给我上来!

  诸葛(身着博士服,戴博士帽,架一副黑框眼镜,手执文凭。边唱边上场,取调《霸王别姬》)我——站在,猎猎风中,恨不能,当上国家总统!望——苍天,四方云动,文凭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我——站在,猎猎风中,恨不能,当上国家总统!望——苍天,四方云动,文凭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语调急转直下)人世间,有工作万种,为什么,我就没有人用?学校说,包分配你在家等,两年了,我已口袋空空——(对张)我心中,你最重!请你快,把我用!我会组织生产,又会管理经营。(对观众)谁用我,谁就红!我保他,当大亨!如果你想称雄,就来雇我卧龙!(单膝跪地,扮“思考者”形象)

  张(第一次被称呼为“老板”,不太适应)啊?啊,对,对,俺是老板!(喜笑颜开)

  诸葛(差点儿没死过去)咳!(咂舌头)这个,举个例子来说吧。享当年,我在博望坡一把大火,烧得曹军丢盔弃甲(从兜里掏出打火机,边唱边扭,像抽筋似的,并且极度自我陶醉)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又使劲扭屁股)燃烧了我!

  张 :我骂你又咋了?我是个杀猪哩,就是这脾气!对了!你一说猪,我又来灵感了。我问问你啊!啥样哩猪是病猪,不能再吃了?

  诸葛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不知道?我可是大名鼎鼎的诸葛亮!诸葛亮你没听说过吗?

  张 :啥猪哥亮狗哥亮的!我都杀了一辈子猪了,还从没听说过哪头猪,他哥,会亮哩!

  刘 :贤弟有所不知,我有一位故人名叫徐庶徐元直,向我介绍此人。徐公慧眼识人,孔明,乃真英才也!

  先(跑上场):诸位诸位!您瞧瞧!我这评书全被那三位给搅黄了。今天又非拉我去请什么诸葛亮。诶,(对身后)你们说,这诸葛亮到底在哪啊?

  诸葛(系着围裙,推辆三轮车,后面装了一车馒头):热馍!热馍!博士牌热馍!两毛五一个!诶?球赛散场了!我上!(取两个馒头在手,跑上几步,取调98’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舞步效仿瑞奇·马丁)看起来白,摸起来热,请你猜猜,这是什么。既能观赏,又能解饿,还犹豫什么,快来买馍。球迷朋友们,大家快过来吧。请你快来,买我的热馍,买我的白馍!球赛很精彩,你们也都饿坏,那就快来,买我的热馍,买我的白馍!(双手高举,左右摇摆)馍!馍!馍!两毛五一个。馍!馍!馍!正宗的白面馍!馍!馍!馍!两毛五一个。馍!馍!馍!快来买——馍!

  张 :啊哈哈哈哈,原来是军师啊!(拍诸葛肩膀,诸葛差点倒地)这两千年不见,你都张这么高了!哈哈哈哈!

  诸葛(已经屏除了一切恐惧心理,白了张一眼):这是三将军吧?你看看你,现在变得白白胖胖,跟个老太太似的,我都认不出来了!哈哈!(转对先,扶扶眼镜)这位,想必就是云长了?

  诸葛 :不要紧!大家看!(从兜里掏出一大沓文件类的纸张)这就我收集的曹操走私、行贿、偷税、漏税的证据!就凭这些,就能判他八——百年!

  王笑,说:你可真是株毒草,到哪儿都要毒害一两个无知青年——下面你什么打算?

  张:去阿萍那里。我想先从剧本开始,再写一点童话,另外把我以前拍的照片做一个图片库。

  王:我不是反对追求理想,只是认为你应该先找份工作,解决掉生存问题之后再慢慢来。

  张:未来是无法掌握的,当你进入一扇门后就身不由己了,任凭你再有先见之明也无法看见等着你的是什么,就像你随手打开这个工作之门后所发生的——你还是当年的你吗?还有单纯的理想吗?

  张:我是说他们的关系。他们是好友,一起去闯好莱坞,一起从写剧本开始,最后终于闯出了头。你懂我的意思吗?

  张:你的意思是时机没到?那什么样子才是时机到了呢?或者你所谓的时机到了时我们还能认出对方吗?还有默契吗?

  王:我现在还没你那么疯狂,不至于不顾一切,不过你要是做马克思,我愿意做恩格斯支持你。

  张笑道:呵呵,好吧,那就等你认为的时机到了之后再说吧。——《小王子》看了吗?

  张:我找了一份工作。——在婚纱影楼做摄影师,工资虽然微薄,但终于有机会接触专业机型了。

  王:作者想通过小王子表达一些对世界的看法,包括人的根本需求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本质,但他的看法过于单纯,何况毕竟是一家之言。

  张:你不觉得小王子那单纯的心灵才是人应该拥有的吗?而那些世俗的心灵是多么愚蠢。

  张:只要你够聪明,既知道和世俗的人如何相处,同时自己依然保持一颗小王子的心灵,这样就够了。

  张:那天他把我叫过去,搞得神秘兮兮的,一开口就说,你知道我们公司现在最缺的是什么?是人才。我靠!总共就那么几个人,还——人才!然后他又说公司要扩展业务,老店这一块他顾不过来了,跟我说,我看你是个人才,有头脑,又踏实,将来这一块就交给你负责。我靠!……

  张以自嘲的语气笑说:从此我也走进商业之门了,你以后如果搞艺术,我一定支持你。

  任笑道:呵呵,不过我看你越来越像诗人了。老张给你那本《小王子》还在吗?闲来无事,借我看看。

http://bgcalendar.com/dujiangzhanyi/35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