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老k棋牌 > 渡江战役 >

辽沈战役真相:是如何执掌东北帅印的(2)

发布时间:2019-10-07 19: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种分歧不能说明对是如何不服从,而只是体现了毛、林二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对战略方针的认识。战场指挥员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作战方法,从而得出一些与上级领导不同的结论,这是正常的现象。去东北之后,也曾有两次违背的意志:一次是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要在锦州地区与军队决战,实现我军独占东北的意图。而的意见则是放弃锦州,避免决战。第二次是一九四六年四月,电令死守四平,寸土必争,而守到五月,即先斩后奏地放弃了四平。对于这两件事,不仅未与计较,反而于一九四六年五月致电:“前线一切军事政治指挥权,统属于你,不应分散。”表现了对林的高度信任。那么一九四八年的再次与出现分歧,不愿南下作战而执意打长春,有没有道理呢?“历史已经证明,长春之敌未被歼灭,确实是蒋介石难下撤离东北决心的原因之一,也是卫立煌拒绝执行蒋介石命令撤退沈阳主力于锦州的理由之一”。(《辽沈战役研究》第186页) 同意了攻打长春的想法。林遂于一九四八年五月下旬发动了攻打长春的战斗。攻城历时一昼夜,歼敌五千人,我军亦损失两千战士。过多的伤亡影响了东北我军纵、师指挥员的情绪。攻打长春遂告失利. 此后,就攻打长春问题西柏坡与东北有多次电文往来。、朱德详细地询问了攻城情况,还向、罗荣桓等人介绍了指挥临汾作战的经验。从毛、朱的意见看,他们是希望东北我军能够攻占长春的,也就是说,同意攻打长春之时,的确也希望能够通过的战法完成辽沈战役。这一次,现实却未往所预想的方向发展。 从逻辑上说,认识到长春不好打之后,并不因此就会以为锦州好打。攻打长春失利后,他的初步打算是一方面对长春之敌进行长围久困,另一方面打来自沈阳的援敌。但卫立煌竟然未发一兵一卒救援长春。于是,情形成了这样:一方面攻不下长春,另一方面又无援可打,东北我军主力被牵制在长春地区,与长春守敌形成僵持局面。而这种局面正好符合蒋介石用一座孤城“箝制共军大批主力南下”的意图。 作为一个战场指挥员,不会看不出这种局面于我军不利。犹豫至七月,主持召开东北局会议,认为执行关于南下作战的方针有利。作战立场的转变,一则是为摆脱长春地区的僵持;另一个原因,就不能不说是战略思想的强大影响,因为南下作战毕竟是指示过的战法。这也就是说,即使决定南下作战时,他对攻占锦州的战略认识,还是被动的。“是否认识到了这种结果(指不能封闭东北敌军)的严重性呢?我的回答是,在试攻长春之前,没有认识到,试攻长春之后,也没有认识到;对长春长围久困后的一段时间内,还是没有认识到。为什么这样回答呢?这就是与的差别,或者说是所处的地位给他造成的局限性。”(《辽沈战役研究》第197页) 一九四八年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二日,林、罗、刘电报,决定南下作战。回电予以肯定。至此,辽沈战役作战方针的实质问题在理论上已经解决了。值得一提的是,在战锦州之前还曾于八月、十月两度犹豫,八月给中央的电文还对关内的兄弟部队提出了一些不适当的要求,此时对南下作战问题已态度强硬,回电驳斥直用“很不对”、“甚为轻率”等语词,因而警醒,承认了错误。十月的犹豫是因敌情变化,蒋介石在葫芦岛增兵。此次罗荣桓据理力争,主动说服及时改变主意,从而将作战目标继续定在攻打锦州上。“历史也已证明,这次犹豫、动摇,确实是一个不正确的举动,不过好在这犹豫、动摇没有造成后果,否则将会留下历史的遗憾。”(《辽沈战役研究》第218页)那么,在作战方针决定之后,为何又产生动摇呢?首先,对大城市攻坚战有一种潜在的恐惧心理,他曾于一九四七年夏季和一九四八年五月先后指挥攻打四平、长春,均告失利;其次,对提出的“打你们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心理准备不足;再次,由于敌情变化,形势也的确越来越严重。好在东北战场的背后,站着强大的。 辽沈战役以我军全胜告终,也因此奠定了其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家之一的历史地位,但在“战锦”问题上的表现,是否也在的心里投下了一些阴影呢?于一九六三年写下的《吊罗荣桓同志》一诗中有这样的句子:“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是否包含了对的某种情绪?而这种情绪是否又对以后的中国历史产生了某些影响呢?这是一个很难说清的话题。

http://bgcalendar.com/dujiangzhanyi/70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