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老k棋牌 > 独立大队 >

庞学勤的个人经历

发布时间:2019-08-28 22:0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九二九年,庞学勤生于江苏省滨海县(原为阜东县)。滨海是我苏北老解放区,文艺活动比较活跃。受部队文艺宣传队影响,庞学勤从小喜欢演戏,年仅十五岁便投身革命,参加了阜东文工团。一九四五年,他担任了东坎青工剧团团长,带领该团百余名成员,在县城附近百里方圆演出。

  一九四七年,庞学勤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苏北军区文工团任团员。不久,他随军南下,来到安徽,先后在淮北军区、皖北军区和安徽军区文工团工作。在此期间,曾参加《白毛女》、《李闯王》、《王秀兰》等多部舞台剧的演出,并配合淮海战役,编演过小型歌剧、淮剧、快板剧和活报剧。

  冒着硝烟炮火在野台子上演出,使庞学勤磨炼了演技,掌握了迅速适应各种角色的本领;随着野战部队转战南北、驰骋杀敌,使庞学勤具有了战士的气质,积累了丰富的部队生活经验。这一切,为他后来登上影坛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一九五0年,庞学勤被所在部队保送到中央电影艺术研究所艺术系演员班(即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前身)学习。一九五四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北影演员剧团。翌年,调到长影演员剧团任专业电影演员。

  庞学勤第一次登上银幕,是在林农导演的《边寨烽火》(1956)一片中,扮演一位边防军指导员。

  尽管他在此片中的表演,还带有某些话剧味,但总的来说是成功的。《边寨烽火》尚未拍完,庞学勤又应导演朱文顺之邀,参加了《古刹钟声》一片的拍摄。这是一部惊险样式的反特片,庞学勤在片中扮演主人公——深入虎穴侦察敌情的保卫部侦察员王科长。由于他将人物演得果敢、机智,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古刹钟声》一片的拍摄工作接近尾声了,一天,庞学勤正在食堂吃饭,导演王炎凑到他跟前,把一本《战火中的青春》的剧本交给他,问他喜欢剧中哪个角色。庞学勤知其来意,自量他说:“喜欢连长。”“不喜欢雷振林吗?”王炎奇怪地追问道。“当然喜欢。”“你演这个人物怎么样?”“我,能行吗?”庞学勤又惊异又兴奋他说。“能行!”两人就这样谈妥了。可是,在厂领导那里,却又引起了争论。有的领导说:“庞学勤演个有点清高、傲气的革命知识分子还差不多,一演雷振林……”“我就要他那股傲劲!这正是角色所需要的。”王炎自信他说。角色总算定下来了,但庞学勤深知,要真正演好他,却绝非易事。他努力回忆在部队时接触到的那些农民出身的基层指战员,他们有的性格急躁,爱冲动、发火;有的幽默风趣,爱逗笑取乐;有的羞涩腼腆,见了女文工团员脸红得不行……然而打起仗来,却都有一股不怕死、不要命的劲头。这些活生生的人物,成为他塑造雷振林银幕形象的基本素材。为了找到符合规定情境和角色性格要求的正确的自我感觉,他把长发剪成光头,并和化妆师商量,在人物造型上,着意突出兵的气质、战争年代的生活气息和人物性格的棱角。经过一番艰苦努力,他终于全身心地进入了角色,达到了一进摄影棚就是雷振林的程度。例如,在拍高山第一次下排,雷振林向全排战士做介绍这场戏时,他准确地把握住了人物那种千军万马总司令般的自我感觉,将雷振林此时此刻神气活现的精神状态恰如其分地体现出来,从而为这个人物增添了鲜明的色彩。

  《战火中的青春》中的雷振林,是庞学勤花费劳动最多的一个角色,也是他在银幕上塑造得最生动、最成功的人物之一。影片上映后,他的表演受到广大观众和专家们的一致好评。

  与《战火中的青春》同时,庞学勤还参加了严恭导演的《朝霞》一片的拍摄。在这部反映小学生勤工俭学的影片中,他扮演小学校长林征。

  此外,庞学勤还在《炉火正红》(1958)、《船厂追踪》(1958)、《东风》(1958)等影片中,扮演了党委书记、车间主任、工程师等不同类型的角色。

  一九六0年,庞学勤参加了叶楠等编剧、林农导演的《甲午风云》一片的拍摄,在影片中扮演水兵王国成。尽管他与这个角色在性格和气质上距离较大,但由于他被王国成那反对投降、主张抗战的崇高爱国主义精神深深感动,表演时充满内在的激情,加上他对王国成在全剧中的作用有深刻的理解,因而,这个人物的塑造取得了成功。

  一九六四年,庞学勤又应导演王炎之邀,参加了《独立大队》一片的拍摄。本来,《独立大队》一片选演员时,没有庞学勤。有一天,王炎来找庞学勤,说:“王心刚在《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演了个反派,你也演一个吧!”为了开拓戏路子,庞学勤同意了。没想到,这一下非同小可。影片上映后,许多观众给庞学勤来信,说:“过去你在银幕上给我们留下了那么美好的印象,那么潇洒、英俊、正派,为什么这次偏要演一个灵魂丑恶、肮脏的人物呢?”读了这些来信,对比自己在银幕上扮演的“正”、“反”两种角色,庞学勤既感到好笑,又被观众对他的热情关怀深深感动。

  同年,庞学勤还参加了林农导演的《兵临城下》一片的拍摄,在影片中扮演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负责人李忠民。为了使自己的表演有进一步的突破,庞学勤在《兵临城下》一片中,深入开掘角色的内心世界,努力向电影化的表演靠拢。在为钱参谋长灌酒、劝赵崇武投降等重场戏中,他没有作剑拔弩张式的表演,而是以细微的面部表情和与生活十分接近的轻重适度的语调,表达出人物内心丰富、深刻的潜台词。这样处理,不仅使这几场“斗智”的戏,充满了内在的紧张感,也使李忠民这个人物显得格外沉稳有力、胸有成竹。如果说在《战火中的青春》中,庞学勤是以性格化的表演见长的话,在《兵临城下》中,他则是以电影化的表演取胜。

  继《兵临城下》之后,庞学勤又在明星荟萃的《烈火中永生》(1965)一片中,扮演了江姐的丈失——彭松涛。

  庞学勤是解放后党一手培养起来的中国优秀电影演员之一。他的成长虽然没有经过“大起大落”,但也并非一帆风顺。他刚来长影的时候。有人曾认为他过于理性,不是当演员的材料,只适合作党政干部,他不服气,下苦功培养自己的演员素质,努力提高理解和表现能力。庞学勤常说,“任何天才演员也没有导演对全戏的贯穿线理解得那么清楚、明确;任何天才导演也没有演员对他所扮演的角色想象得那么具体、形象。”每当庞学勤接受一个新角色,总要对他的经历、性格进行认真的分析,连细微未节也不放过,直到人物的动作、举止、神态、内心活动、情感变化都历历在目为止。

  除拍片外,二十多年来庞学勤一直担任长影演员剧团的支部委员、一九七二年,他担任了剧团团长兼支部书记。从一九七三年开始,他又担任了长影副厂长。

  庞学勤的爱人杨洸也是一位电影演员。她与庞学勤是中央电影艺术研究所艺术系演员班的同班同学。两人在读书时便开始相爱,后来一起分配到长影,于一九五八年结婚。当时,杨洸正在八一厂拍《长空比翼》。在这部影片中,她一人兼饰性格不同的两个角色杨华和小郭。此后,她又在《冰上姐妹》、《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上集)、《烽火列车》等影片中,成功地塑造了王冬燕、小翠、苗景春等人物形象,成为五十年代中国影坛上引人注目的明星。六十年代初,她因患眼疾被迫离开影坛,但仍以顽强的毅力参加舞台剧的演出。只要病情稍稍好转,她就在影片中“跑龙套”。经过多年治疗,她的眼疾已基本治愈,1974年前后,她在长影新片《第三女神》中扮演了石妈。

  就像电影《小兵张嘎》里的小嘎子一样,庞学勤九岁起就参加了儿童团,武工队、提架队、文工团,在各种战争环境中摸爬滚打茁壮成长。贴标语、喊口号、打快板、搞宣传,时不时还跑到敌占领区去瓦解伪军。敌人追来了,就划着小船,钻进水网河叉纵横的芦苇丛里。东坎镇有许多青年手工业者,织毛巾、织袜子的,卷烟、打烧饼、卖油条的等等,庞学勤把他们组合起来,成立了东坎镇青工剧团。《白毛女》传到苏北解放区时,他又自任导演,配合当时土改工作,首演了一出淮剧《白毛女》。几十年后 ,中国青年剧院的石维坚见着庞学勤还说 :“老庞啊,我1943年就看过你演的淮剧。”

  不久,战争日益激烈,庞学勤带着镇青工剧团所有人马参了军。一些人去了军分区文工团 ,庞学勤等几个人去了苏北军区文工团 。几年来,从苏北打到安徽,打了很多仗 ,也演了很多戏 。淮海战役还没结束,庞学勤所在的部队就接收了蚌埠。土包子进城,看什么都新鲜、漂亮。没见过火车,就想看火车是啥样的。有一天晚上他偷偷地去了,火车没见着,回来还挨了一顿批。第一次看电影也是在蚌埠,演的还是根据茅盾小说改编的《残冬》,到这个时候庞学勤还记的那个影院的名字叫维多利亚电影院。“哎,怎么回事呀?这么大点地方,又跑马又打仗的?”大伙儿都很惊讶。还觉着“外头的女演员比我们文工团的漂亮”。

  21岁之前,庞学勤当过文工团员、文化教员、炮兵部队指导员;在广场上、大街上演过淮剧、活报剧、快板剧。“我的表演因子从何而来?就是从这儿来的呀。所以后来到电影学院学习,什么孤独啊、紧张啊,没有;有事物小品、无事物小品啊,啥都可以演。无事物小品我还有个保留节目《紧急集合》,谢铁骊是我们的老师,他说:庞学勤的《紧急集合》好!能不好吗?紧急集合在我就是家常便饭嘛。”庞老开怀大笑。

  1951年,北京电影学校也即后来的北京电影学院从四个野战军和志愿军中抽调了一批人来学习,庞学勤就此走上从影之路。毕业后分配到长春电影制片厂。从第一部片子《边寨烽火》到最后一部《花园街五号》,在东北一住就是三十多年,直到退休,移居珠海。

  回首往事,银幕生涯中最难忘的大概就是拍《战火中的青春》。那是1958年,庞学勤正在拍严恭导演的电影《朝霞》。那天,大家都在长影的大食堂吃饭。王炎导演走过来说:“庞学勤,我给你看个本子。”“什么本子?”其实在一个厂里谁要上什么戏大家都知道。《战火中的青春》的编剧是八一厂陆柱国,描写女扮男装的副排长高山和排长雷振林在战火中的革命情、同志情和朦朦胧胧的恋情的故事。过两三天,又是吃饭时,王炎又端着碗来了:“你看你喜欢哪个角色啊?”庞学勤说:“我喜欢连长。”“你这是真话还是假话?”王炎问。“真话呀。”“那个排长怎么样?”就是男主角。庞学勤说:“剧本里描写的形象和我差距太远了。大光头,胖乎乎的。”“你不要管那个描写,就说你喜欢不喜欢吧。”庞学勤说当然喜欢。王炎又问:“你想不想演?”“当然想演,而且自信能演好。”庞学勤答道。

  名单报到厂里时,厂长亚玛却不同意了。“这个庞学勤演《三家巷》合适,是个革命知识分子的样儿 。演《古刹钟声》挺好 。你这个雷振林让他演,不是糟践这个同志吗?”王炎说我就看中他最好。“好在哪里?”亚玛是32年的老干部,导演们都怕他。王炎却不怕,因为他是三八式的。“一,它有爱情戏。二,庞学勤傲;而雷振林恰是这样的人。”讲到这,庞老忍不住大笑。“我年轻时是傲,而且是看不出来的那种傲气。这是我一辈子的缺点了。老战友都说,‘老庞挺好,就是脱离群众,太清高。’”

  拍这两部戏,正是中国搞的时候,拍电影也是力争多快好省。结果,这边摄影棚是《朝霞》,连拍12个小时。那边摄影棚是《战火中的青春》,也是12小时。这边的戏结束,大家说:“再见,明天见!”庞学勤却再见不了。结果有一天,《朝霞》全剧组找人,男主角不见了。怎么回事?原来那天拍完《战火中的青春》,庞学勤到服装库换戏装。换完服装一看,还有两个多小时,正好可以睡一觉。已经两个多月没正经睡觉了,都是在现场抽空打盹。这一觉可想而知会睡到何种程度,把庞学勤家的门都快敲烂了。“庞学勤哪去了?”全组70多号人四处搜寻,结果第二天还是《战火》组的人发现了:“哎呀老庞,你在这儿啊,全厂都开了锅啦。”

  《战火中的青春》送到北京放映时,周扬看完了介绍给田汉,田汉看完了又介绍给金山。1961年,庞学勤到北京开创作会议,金山将他找来,请他吃饭,和他谈了一个问题。金山说:“我太喜欢这个戏了。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一生追求的是人物性格化,但实际上都是剧情化。可你这个戏,跟谁打仗?又是谁?都不清楚。就是展现两个青年人的性格和命运的过程。”确实,在这部戏中,550个镜头里,535个都是男女主人公的。

  1960年 ,庞学勤到北京拍《兵临城下》 。老同学李梦遥请他到新街口的一家饭馆吃饺子。饭后,拉着他就走,“走走走,我给你看个东西。”一直把他带到了新街口的电影院。哇,一走进电影院,只见大厅里挂了一大排巨幅明星照。赵丹、白杨、张瑞芳、秦怡等等。“这位想必是阁下你了?”李梦遥说。“那当然是我了。”庞学勤答道。“这西服还是王炎的,还没穿就借给了我。”这些被挂上墙的就是周总理亲自批示并圈定的“22大明星”。可怎么选上的,庞学勤自己都不知道。

  入选22大明星给庞学勤带来了极大的荣誉,如省里点名要他当长影厂党委副书记。可为此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文革”中,他是厂里有名的“黑尖子”,被批斗对象。几部戏都被列为“毒草”。《战火中的青春》被指责为歌颂流氓习气的电影:雷振林歪戴帽子,不系扣子,像个土匪,是棵大毒草。可是一边批判《战火中的青春》,一边又几次动员关肃霜把它改编成样板戏。关肃霜就因为不同意排这出戏,被打了下去。

  《兵临城下》也同样遭到厄运。《兵临城下》原是沈阳话剧团的名作,周总理看中后特意指示将它拍成电影。为此还几次接见了剧组有关人员。《兵临城下》拍完后同样很轰动,是长影的参考片。“文革”初期,到长影参观,同行的还有李富春、、,等于来了半个书记处。庞学勤那天正在空军医院疗养,晚上突然地就把他拉出来,一路上全是岗哨,他还以为是毛主席到了长影。一到长影大院,只见树根底下全是人。后来一看是邓大人来了,要陪他看《兵临城下》。庞学勤坐在的边上,“好,很好。”连声夸奖。完了又问:“哎,这个《水浒传》能不能全部拍成电影啊?”庞学勤回答说:“能拍,就是要很多钱。”“文革”遭批判时,庞学勤本想替自己申辩几句,都审查过了嘛。人家悄悄告诉他:“快别声张了,都快打倒了。”

  批判《兵临城下》时,还有些小趣事,当然这话是放在今天来说的。大名鼎鼎的导演陈家林是长影的造反派。为了批判他不惜花钱把整部电影有问题的地方都定格了 。开批判会时 ,前边放着电影,庞学勤一行人在后边等着。只见那电影放着放着“啪”地来一个定格:“你看这地方,多么投降主义!”,然后“啪”又定格,“你看这个地方,对多么孝子贤孙哪!”。电影放完,一行人被提到前面接受批判。客气的,就让你站着,不客气的呢就让你跪着。不过,虽然是被批判对象,庞学勤却总受人保护。毕竟他塑造了一批可爱的军人形象。每每批到他的戏时,军代表就说:“批个屁,我们都喜欢。”吓得庞学勤赶紧劝他:“军代表别那么说,一会儿对我们的态度就更不好了。”“不必理他们。”军代表反过来安慰他们。““

  最有趣的要算《甲午风云》了。《甲午风云》是林农导演的,大气磅礴,干净利索。庞学勤在片中演水手王国成,这也是庞学勤对自己形象的一次突破。本来他不想演,可林农非要他出马,看在好朋友的份上,他就冒一次险了。结果演完之后,整部《甲午风云》最让人提气的就是王国成了,在炮打吉野号时,他一炮一个准,观众都叫好看!等到后来批判《甲午风云》时,他们在后台正提心吊胆地等着挨批呢,只听前面“哗”地鼓起掌来:“什么毒草,打鬼子也叫毒草?”听见这阵势,庞学勤和导演开玩笑说:“麻烦了,待会儿得斗死我们了。还鼓掌啊,可见这毒有多深哪。”

  在“文革”中,庞学勤挨批是家常便饭,可从没挨打过。对此他也很纳闷。“文革”结束后,他和陈家林成了好朋友后问他:“为什么当时你们不打我呢?”陈家林说:“你的档案我们都抢来看了,也派人到你原部队调查过,大家都说,庞学勤出身没问题,历史清白,就是演了几部戏,打不得啊。你这小子越调查越红了。”工宣队中有一个和庞学勤最不对劲,总想把他往死里整,庞学勤几次想和他干一场,都是夫人杨光死拉着才没酿成大祸。有一天晚上,工宣队又要揪庞学勤了,有人偷偷向他报信,庞学勤说:“我等着。”不一会儿来了,通知“庞学勤今天晚上学习”。长影厂那时派来了一个军区司令员叫薛复礼,他知道后问:“今天批庞学勤,你们批判他什么?”“黑。”

  “他不黑呀。是党培养的嘛。庞学勤只能讲用,而且讲用时我到场。”于是,批判会上,军宣队的人坐在后面,一听到有过头的词,就说:“不对不对,这么说干什么呀,那不就漆黑一团了吗?”庞学勤对此感激不尽,后来他被结合了,薛复礼也调到辽宁军区,每当他来长影,庞学勤就陪着参观。

  我这个人哪,应该说是培养了我。说似乎很抽象,但总结自己这一生,的确是老领导、老同志言传身教带出来的,脑子里就是革命工作和事业,而且觉得我就是。对自己应该严格要求。”于是“文革”后,为了服从组织分配,庞学勤不得不离开了热爱的银幕,走上领导岗位。这一生可以说有憾也无憾了吧。

http://bgcalendar.com/dulidadui/47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